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校友校史

betway必威官网手机版-汪曾祺与宋佳林交谊侧记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10-08 17:01:23 点击数:

 金实秋  

汪曾祺何许人也?不仅文艺圈的人大多熟知,圈外人也能道其一二——大作家,美食家,小说《受戒》《大淖纪事》的作者,样板戏《沙家浜》的主要执笔者嘛。但问及宋佳林,能知晓他的人则寥寥无几了。但就是这位宋佳林,曾为汪老治印两方,并牵引出汪曾祺与田原互赠楹联的一段文坛佳话。

宋佳林与汪曾祺同乡。19919月底,汪老第三次回到故乡高邮小住,下榻于刚刚建成的北海大酒店。时汪老才年逾七十,精力尚旺;汪师母亦身康体健,二老一起来邮,心情十分愉悦。家乡领导对汪老再度回邮十分重视,除应汪老之请安排一些参观活动外,还由时任市政协副主席朱延庆全程接待陪同。103日晚,宋佳林接朱延庆主席的电话通知,嘱他第二天一早到北海大酒店陪汪老用餐。当时,宋佳林在市外贸工艺品公司工作,是市政协书画会会员,时方30多岁,但书画功底不错,且尤擅金石,在1988年“今日江苏”全国篆刻大赛中荣获金奖(金奖仅有8位),朱主席喜其雅爱翰墨,且为人踏实、低调、淡泊、不事张扬,市政协书画活动时佳林协助他工作,很得力;故要佳林前来陪同汪老。佳林早闻汪老大名,然无由与之亲近,主席之嘱,岂不悦乎,于是准时赶到酒店。早餐后,小宋即随汪老等一行人到城墙参观。城墙始建于宋,可惜如今仅残存一小段了。汪老在城墙上下看得很仔细。城墙旁的奎楼有一棵大树,兀然傲立,郁郁葱葱,陪同一起去的人说,这棵松树已近二百年了。汪老笑曰:“此柏树也。”他说,此树造型甚佳,要好好保护。树围路边长有一丛丛蘑菇,汪老饶有兴致地看了又看,有时还蹲下用手抚摸一下,他边看边指着说,这个能吃,这个不能吃——有毒!对所经之路上的不知名的野花,汪老也兴致勃勃地凝神察看打量一番。在城墙上,汪老发现有些城砖上有字,有的清晰,也有的已漫漶不清了。汪老说:“小宋,你来看看!”大概朱主席已向汪老简单介绍过宋佳林了。汪老和小宋一老一小,认真地辨认砖上的字,终于识别出有“高邮军”几个字,汪老十分开心,仿佛完成了一项重大考古项目似的,颇为得意。事后,他以《宋城残迹》为题,写了一首七绝:“城头吹角一天秋,声落长河送客舟。留得宋城墙一段,教人想见旧高邮。”

汪老在“墙一段”后注云:“高邮城南有旧城墙一段,传是宋城。或有疑义,因有些城砖是明清形制。近因水灾,危及墙址,乃分段检修,发现印有‘高邮军城砖’字样的砖头,笔画清晰。高邮在北宋为高邮军,是则残墙为宋城无疑。高邮军在宋代为交通枢要,宋人诗文屡及。”

在回酒店就餐的路上,朱主席对小宋说,晚上汪老写字画画,需一闲章,你抓紧刻一方,印文为:“珠湖百姓”。宋佳林遂问汪老:“长的,还是方的?”汪老说:“长的。”小宋又问:“阴文,还是阳文?”汪老云:“随便你。”

因晚上等着印用,宋佳林中餐后即回家奏刀了。傍晚时,小宋将刻好的“珠湖百姓”印带到酒店,请汪老看看是否能用。汪老正与一些家乡的文学青年交谈、拍照。小宋将印交朱主席,朱主席看了觉得不错。汪先生看了,说了一句:“蛮合我意。”接着便问宋佳林:“小宋,朱主席说你曾获得一个金奖,是什么奖?”宋佳林这才一一告知,汪老听了,一边看印,一边点头。汪老告诉小宋,他小时候也刻过章,用的刀都是普通的修脚刀磨成的,他的父亲也喜欢金石书画,他还对小宋说,你要多读古印、印谱,要走秦汉印的路子,要再接再厉哦。厚爱之心,嘉勉之情,溢于言表矣!

晚餐时,汪老很高兴,汪夫人也比较兴奋,汪老还不时地悄悄向夫人说点什么。每上一道菜,汪老就津津有味地讲述与这菜有关的烹调文化或趣闻逸事,汪老边品菜、边品酒、边讲故事,席间如坐春风,笑声不断。晚餐尾声之际,汪老对小宋说:“小宋,你再给我刻一方名章吧。”不用说,汪老对“珠湖百姓”还是挺满意的。

由于向汪老求字索画的人太多了,一下子来不及准备,朱主席嘱咐小宋餐后赶快回家拿点纸墨来。餐后,小宋即匆忙骑车回家,挑了一些上好的宣纸、墨汁,顺便还捎带了几支好笔和上等印泥去。小宋问汪老:“这些行不行?”汪老看了看说:“不错,都不错。”看到小宋拿来的一个倒墨汁的粉彩小杯子,汪老兴致盎然,他对小宋说:“这起码是个晚清货,你怎么舍得用的!”小宋如实说:“我平时在家就用这个。”汪老不由得笑了。当晚,“珠湖百姓”那方闲章派上用场了。珠湖者,高邮湖之美称也,传宋时湖中有珠光涌出,故世人以珠誉之。“百姓”者,普通人也。汪老借这方闲章,寄托了他的万缕乡愁和千丈乡情。汪老挥毫时,宋佳林在旁娴熟地帮他裁纸、抻纸、镇纸,汪老不时抽一口烟或啜一口酒,一下子写了不少;见小宋始终默默地忙活,汪老问:“小宋,给你写点什么?”宋佳林这才说:“汪老,给我写个斋名吧。”汪老略加比划,用浓墨写下了三个字“五研斋”,落款云:“汪曾祺题,辛未。”接着,汪老又挥毫写了四个大字:“金石可开”,款曰:“为佳林书,辛未之秋,汪曾祺。”小宋真是喜出望外,连忙称谢。汪老说:“小宋,你再给我刻一名章如何?”宋佳林连忙应承道:“好的,明天交给汪老。”汪老的这方名章,宋佳林以粗白阴文为之,有汉铸风韵。第二天汪老见到此印,赞曰:“刻得很好。”此后,汪老的翰墨中,不少作品就用了宋佳林篆刻的这两方印。199610月,汪曾祺画了一幅墨菊赠朱延庆,画中钤的闲章,就是这枚“珠湖百姓”。一幅“晓色墨菊图”上钤的印,也是“珠湖百姓”。刻有“汪曾祺印”的那方名章,汪老也高兴地带回北京了。

事有凑巧,隔了两天,宋佳林到南京田原家去。田原时是江苏《新华日报》的美术编辑,擅长书画,曾获联合国“工艺美术大师”称号,并曾为汪曾祺在江苏文学杂志《雨花》上发表的小说配过插图。他很喜欢汪曾祺的小说,说汪的小说“初读似水,再读便是酒了”。也晓得汪老的书画相当有品位。那时,小宋正随田原学画。与田原闲聊时,小宋随口说了为汪曾祺刻印的事。田原说他对汪曾祺佩服得不得了,他对小宋说,他要写个东西给汪老,也希望汪老写幅字给他,随便什么都行,要宋佳林做个“中介”。宋佳林建议田原写副对联,田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沉吟片刻,便以拿手的“板桥体”写了郑板桥的一副七言联:“一庭春雨瓢儿菜,满架秋风扁豆花。”

这副联为清扬州八怪郑板桥所撰,汪曾祺在小说《钓鱼的先生》中曾引用过,田原又用板桥体书之,可谓十分得体。田原写好联文后,郑重地写了上款:

曾祺道长督正。

下款曰:辛未仲秋,饭牛。

同时,又给汪曾祺写了一函,略陈其意。

佳林将田原的对联带回高邮时,汪老夫妇已离邮返京。为了顺利地完成老师交办的任务,小宋想到了朱延庆,觉得由他转交汪老为宜。朱延庆也喜“板桥体”,一手“板桥体”也写得不错,听小宋一说,他愿意充当“红娘”乐促其成,随即便修书一封,将田原的对联寄交汪老,请汪老能慨允田原之请。

次年初夏,朱延庆收到了汪老函寄给田原的书法,也是一副七言联:“才名不枉称三绝,扣角何妨到五更。”

汪老委托朱延庆将楹联转交田原,还谦逊地说:“天热不能心闲气静,书不能佳,只联语尚小巧。”其实,这副联对仗精工,用典贴切,饶有韵味,高手佳作也。“三绝”,誉田原之诗、书、画均臻高妙之境。“扣角”亦云“叩角”,出自一历史典故。《艺文类聚》卷九十四引《琴操》云:“宁戚饭牛车下,叩角而商歌曰:‘南山研,白石烂,生不逢尧与舜禅,短布单衣裁至骭,长夜冥冥何时旦?’齐桓公闻之,举以为相。”田原之笔名亦曰“饭牛”,汪老嵌名之妙,别具情趣。田原十分喜爱此联,一直挂在家中客厅中间。后来家搬至深圳,此联仍置放客厅中间,客厅中,只有汪老的这副对联及田原本人的照片耳。田原于2014年去世,去世前,宋佳林到深圳去看望他,一到客厅,就看到了汪老的那副对联。当时,汪老已去世十多年了,小宋回想起汪老的音容笑貌,不禁感慨万千!

72774838_1.jpg

72774838_3.jpg

72774838_2.jpg

 

编者注:此文刊登于2016526日出版的《书法报》。汪曾祺,我校1935届校友;宋佳林,我校1975届校友,现为我校美术教师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